新型NFT许可证书:将“不能作恶”原则应用于 NFT

NFT · Jinse · 1 month ago
「Can't Be Evil」许可证书通过透明编纂 NFT 创建者、买方和卖方的、权利,将这一原则扩展到 NFT。 撰文:Miles Jennings 和 Chris Dixon,分别为 a16z crypto  总法律顾问和 a16z crypto 合伙人 编译:Amber,Foresight News 二十年前,新成立的知识共享组织(CC)发布了第一套免费的公共许可证书,使创作者能够向公众开放其受版权保护作品的各个方面,以进行共享、二次加工和重复使用,这一创新相比于曾经主流的「保留所有权利」的证书有了相当大的超越。今天,有超过 20 亿部 CC 许可的作品存在 —— 其中就包括 Randall Munroe 流行的 xkcd 网络漫画;用户生成的内容网站,如 Flickr;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公有领域艺术品的数字图像;在线科学期刊 PLOS One;以及 Khan Academy 和维基百科等教育资源。 知识共享模式的一个关键特征是原始创作者或版权所有者授予的权限级别 —— 无论是改编、制作衍生品以及用于其他商业用途等等 —— CC0 是最宽松的,因为它基本上将版权奉献给公有领域。以前的版权许可制度对许多创作者来说过于严格,无法跟上互联网和当时新的数字技术所带来的步伐。这限制了创作者和更大的社区参与共享的「文化和知识生产」,这一运动在今天的重要性只会越来越明显。 现在,Web3 的创新正在测试传统法律框架的局限性,是时候建立一套专门为不可替代的代币或 NFT 设计的新的许可证书了。例如,最近一波 CC0(无权利保留)NFT 项目凸显了 Creative Common 最宽松的协议的价值,但著名的创作者们(包括实现破圈的图形艺术家 Beeple)多年来一直使用着特定形式的 CC 许可证书,而其他 NFT 项目则选择了不同的定制条款。除此以外,还有许多 NFT 项目完全省略了许可证书,或者是撰写了一些可能会产生更多歧义而非能够有效解决的不标准的许可证书。而这也导致围绕 NFT 许可证书的混乱现状滋生出了许多版权漏洞和相应的法律问题。...